Thursday, July 2, 2015

Professor speaking Uighur ethnic problems overseas

标签:
境外维吾尔民族问题

分类: 边疆民族宗教问题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5f6f0270102w5zo.html  

[五一札记]:在国内反恐战线上,“东突”和三股势力是政府锁定的主要目标。图鲁·凯斯肯(Tugrul Keskin)教授指出:热比娅领导的世维会是最统一、最有权势的维吾尔人独立组织其“口号从分离主义转为了人权。其实,这样的分析,国内也有许多学者撰文分析。然而,学术研究与政治治理的沟壑,依然存在。
    正如国内外许多学者指出目前新疆民族与宗教发展的趋势,即:伊斯兰对维吾尔人的影响依然呈上升趋势。图鲁·凯斯肯(Tugrul Keskin)教授指出:“宗教现在是维吾尔民族主义和北京之间主要的话题。可以看到的是,维吾尔人中世俗民族主义正在被边缘化,而伊斯兰宗教力量正在走上前台。这正是国内外学术界关注的焦点,而在政府话语体系中,这个议题仍被边缘化,通常以“极端主义不是宗教”为词。是政治智慧?还是“掩耳盗铃”?

               图鲁·凯斯肯(Tugrul Keskin)教授讲境外维吾尔民族问题
图鲁·凯斯肯(Tugrul Keskin)讲Uyghur Nationalism

不久前,美国波特兰州立大学土耳其研究中心的图鲁·凯斯肯(Tugrul Keskin)教授访问了北京大学,在北京大学历史与社会政策研究中心做了关于境外维吾尔民族主义问题的学术报告。

凯斯肯指出,维吾尔人被认为是中国最具民族主义情绪的、族群融合方面进度最小的族 群。但是,新疆的维吾尔民族主义其实是新现象。虽然1933、1944有两次分离主义的独立运动,但那个时候新疆并不是完整统一的地域概念,各个不同地方 分散并列。新中国成立后,新疆统一为一个自治区,新的民族运动受到内外不同分裂势力的影响——来自中亚的以及中国内部的。统一的维吾尔斯坦概念,在很长时 间里是不存在的。情况的变化主要是发生在改革开放之后。
尤其是在苏联解体之后,中国日益认识到维吾尔族的民族问题。中国内地以及新疆地区的 经济发展,打破了当地的平衡。经济分配的影响是很重要的,比如在1979后,在不同族群之间的经济分配,造成了鸿沟,尤其是在1990年之后。新疆总体上 说发展很快。但民族主义者利用了一些新的形势进行宣传和动员,比如资源分配方面的问题。
从那时到今天,维族民族主义大致上有两种倾向,一是要有更大的自治,二是分裂主义的。分离主义被认为是对中国主权完整最大的威胁之一。必须承认,近年来维吾尔民族主义有了很大的发展,尤其是在中国之外的地区。

中亚的影响,尤其体现在苏联解体后出现的中亚国家与新疆的关系方面。中国的经济发展 很大程度上改变了维吾尔人与中亚的关系,他们发现自己可以在中亚和中国之间发挥桥梁作用,因为边界重开了。中亚国家和中国的贸易是引发维吾尔民族主义的很 大因素。维吾尔人和很多中亚的民族有着相近的语言和宗教。贸易引发了更多维吾尔人对“突厥人”的认同。这个新的社会经济联系赋予了民族意识更大的基础,尤 其是在1980以后。1991之前,维吾尔人只认为自己是中亚众多共产主义政权统治下的民族之一。但苏联解体之后造成的形势发生了新的影响力。一些维吾尔 人认为他们突然成了中亚唯一一个没有独立的民族。随着旅游、贸易等交往的发生,这种感受日益强烈。1994年后,分离主义的想法在维吾尔人的群体中已经不 是什么秘密。

另外,在中亚的维吾尔人对中国境内的组织化也有影响,他们还在西方国家建立组织,借 用人权等问题向中国施压。在这个过程中,塔吉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是传递者。这是在90年代的情况,尤其是90年代末。其他的组织,比如更加保守的宗教阶 层——乌里玛,也发挥了影响,他们通过新疆的边境把激进主义思想传入。
有两个重要的民族主义团体:世俗的&激进伊斯兰的。它们都有境外的支持。 90年代末以后,激进的宗教恐怖主义更多地和民族主义联系起来。伊斯兰的激进主义和阿富汗抗苏联的影响有关,抗苏受到了美国、沙特等国的支持,这个在近十 年来有了很大发展。在1986年喀什的维族人进入阿富汗,受到了抗苏的圣战者训练。这样的人回到新疆后开始从事反对中国的活动,在1987年是第一次的恐 怖活动。所以说,东突的影响从80年代就出现了。而大部分反对中国的维族军事组织的人是受到乌兹别克斯坦和阿富汗塔利班的影响的。在美国把东伊运宣布为恐 怖组织之前,伊斯兰反抗组织已经在中亚的许多地方建立了基地。主要都在中国的国界之外,很多是在阿富汗、巴基斯坦等。在外的东伊运和世维会等世俗组织的形 式是不大一样的。东伊运这些组织的目标和基地是相似的,他们有复兴哈里发的梦想,不过这对于反中而言是次要的。许多民族主义者从世俗主义转变到了恐怖主 义。

还有一个影响是在土耳其、美国的侨民组织,它们受到了NGO的影响。有侨民组织的领 袖在90年代开始讨论建立一个统一组织的问题。1992年在伊斯坦布尔召开大会,这被认为是第一次东突厥斯坦世界大会。但是,直到2004年这都是不成功 的。2004年世维会建立,希望成为所有维吾尔人合法的、总的组织。这个时候还有小的组织在美国生存了很短时间,即东突厥斯坦流亡政府,这个政府被世维会 “灭”了。这是2000年左右的事,是民族主义运动的混乱时期。

现在,很多组织的总部转到了美国,比如维族人权协会、加拿大维族人协会,等等。在 2002、2003之前,DC只有几十个维吾尔人,但是现在有15000多人。还有一个维吾尔人的lobby,在做院外游说,就像犹太人lobby等一 样,是要影响国会的。有一个来自德州的议员帮助找到了资金之后,维吾尔人的lobby影响变大,策略是强调人权,而淡化分裂主义。有一些组织得到了全国民 主基金会的支持。这个组织的支持对增加维吾尔人的影响起到了很大作用。还有一些组织提供了金钱方面的支持。同时还把西方的价值加入到运动之中。170万美 元从NED(全国民主基金会)来资助维族组织。而(其中)世维会只收到不足100万美元的资助。美国改变了流亡维吾尔人的斗争策略。(更激进的在土耳其、 阿富汗等地)

而已经消失的那个东突流亡政府从来没有收到过资助。世维会是最统一、最有权势的维吾尔人独立组织,尤其是在过去五年里,热比娅成为最高调的领导人。他们把口号从分离主义转为了人权。
另一方面,伊斯兰主义对维吾尔人的影响上升了,尤其在过去的几年中。很多学者认为这个影响会继续上升。宗教现在是维吾尔民族主义和北京之间主要的话题。可以看到的是,维吾尔人中世俗民族主义正在被边缘化,而伊斯兰宗教力量正在走上前台。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